王中王四肖中特王跑狗图|四肖中特赔率|
文艺
罗屿       2019-07-15    第543期

流水的“神剧?#20445;?铁打的王劲松

坚持用最准确的方式演绎每个角色的王劲松,出演的作品几乎涵盖了近十年来国产剧的精品:《大明王朝1566》《北平无战事》?#29420;?#29706;榜》《大军师司马懿》……他记忆中的拍摄往事,可以连缀出国产“神剧”的创作图谱。

0 0

拍摄《破冰行动》时,扮演大毒枭林耀东的王劲松特意让剧组把戏服上衣做得长些,裤子短些。“衣短裤长,会显得演员比例好,腿长一点。但腿长了,人走?#20998;?#24515;会高,显得不稳重。上衣长了,人重心低,每一步都是稳稳地走。”在王劲松眼里,林耀东必然是个极其稳扎稳打的人,“否则,他怎么可以这么多年以百吨的数量走私毒品”。

在剧组为林耀东准备的十几副眼?#36947;錚?#29579;劲松选了一副无框的。“戴眼镜是想表达他的眼睛是被隐藏的,你隔着镜片?#25293;?#30475;到他的眼睛。而无框眼镜表示这个人没有边际,不能?#27599;?#26694;限制他。” 

每部戏王劲松都会参与人物造型设计,在他看来,那是从自己身上长出的角色,“他的一切都和我有关,我必须投入每个细节,而不是完全依赖剧组其他部门”。拍摄《鹤唳华亭》时需要一个表现宋代点茶的茶盏,盏是王劲松自己买的,带到剧组,只为拍一场戏;拍摄《推手》时需要有一个被打碎的古董茶杯,杯子是王劲松准备的,300年的真古董…… 

在意细节的王劲松多年保持着一个习惯:进组后第一件事是看布景。他会观察房屋如何设计、座?#31283;?#20309;安排、书案是否放在合适的位置、取暖的香炉是否恰到好处……“当这个景在你脑子里形成一张图,你就可以在化妆时闭上眼睛想角色在里面是怎样运转的,他和这场戏的关系又是什么。”王劲松追求的是角色的真实、丰满。“一个人物应当有很多侧面,他也许是好人,也许是?#31561;耍?#36825;对我而言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观众相信他存在,这就足够了。”

为了表现狠辣嚣张的林耀东更为丰富的人性,在《破冰行动》中有这样一场戏:塔寨要开工制毒,林耀东按?#23637;?#20363;安排儿子?#24535;?#25991;去外地避风头。在房顶的?#30701;ǎ?#29238;子间虽然只有寡淡的几句对话,?#26434;?#38388;,林耀东却把儿子敞开的长袖衫一粒一粒扣好,目?#36864;?#31163;开。

这段情节设计,源自王劲松的童年经历。幼年时体弱的他常犯哮喘,?#30422;着?#38463;姨?#23637;?#19981;周,常到托儿所亲自查看,天热时帮王劲松解开外衣,天冷时?#32654;?#21402;衣服帮他扣好每一粒扣?#21360;!案盖?#19981;善?#26434;錚?#21482;是默默在做。”那时,?#30422;?#32473;王劲松的印象就是和冷暖有关,和衣服有关。“因此这场戏?#19968;?#24456;自然地帮?#24535;?#25991;扣?#27599;?#23376;,我想?#23186;?#33394;更像一个?#30422;住!?nbsp; 

坚持用最准确的方式表达每个角色的王劲松几乎没出演过主角,按他的说法是“从来没?#24615;?#19968;个特别辉煌的场合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”。但他出演的作品又几乎涵盖了近十年来国产剧的精品:《大明王朝1566》《北平无战事》?#29420;?#29706;榜》《大军师司马懿》……王劲松接戏的标准之一是:自己力所能及。“比如一个农民的角色,我就不会接,我没有那样的生活。农民怎么说话、怎么走、怎么坐、怎么卧,在我脑中无法建立起来。作为演员要把最好的东西展现给观众,而不是把自己陌生的、不成熟的东西展现出来。这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,因为人一定是有边界的。”

王劲松还看重团队与剧本,他总是想起合作过《大明王朝1566》《北平无战事》的编剧刘和平。“他(刘和平)每一部作品都要耗时七八年?#25293;?#23436;成,其间进?#24418;?#25968;次调整与打磨。”而现在的剧本,有太多是仓促完成的。王劲松记得,有次?#21335;罰?#36947;具组给自己的剑制式不对,连换四把,依旧不对,开拍时他只好把剑柄全部藏在袖子里。王劲松有点无奈:“作为演员,我们一直渴望的,是有一个自己不必为之操心的剧本。”

“刘和平的剧本,是可以让人踏踏实实相信且依靠的”

在《观剧:新世纪中国电视剧类型研究》一书中,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副教授杨洪涛评价《北平无战事》“深沉而富有诗意的戏剧气质,骨血丰满且浸透灵魂的人物形象,字?#31181;?#29585;、掷地有声的台词塑造,成为谍战剧历史上难?#26434;?#36234;的高峰”。杨洪涛特别提到刘和平的台词总是铺设玄机,观众在细心静观后方能发现真相。比如在第53集,中?#19981;?#21271;城工部部长刘云会见中央银行北平?#20013;?#32463;理方步亭时,引用西汉刘安所著《淮南?#21360;?#37324;的一段话来劝说其飞赴台北:“昔者夏鲧作三仞之城,诸侯背之,海外有狡心。禹知天下之叛也,乃坏城平池,散财物,焚?#22918;?#26045;之以德,海外宾服。”刘云?#28304;?#21476;训指出共产党需要的是民心而不是北平银行的金银财宝。

正因这部饱满厚重的作品的台词阅读门槛高,杨洪?#31283;?#20026;必须选择具有深厚文学修养和表演功力的演员?#25293;?#39550;驭角色。王劲松则表示,“刘和平的剧本,是可以让人踏踏实实相信且依靠的”。因为“每一处细节都写得非常清楚,或许编剧已经在内心把这些细节演过无数遍”。当演员读到剧本时,?#20843;?#24819;是会?#19978;?#30340;,呼吸也会变化,嘴巴会不自觉地跟着角色说话,甚?#26009;?#39532;上就站起来试试”。

王劲松在《北平无战事》中扮演保密局北平站长王蒲忱,这个人物阴险内敛、深藏不露,且终日烟不离手。有一场戏,给了王蒲忱一个特写,他颤抖的手点好烟,?#33151;?#19968;吸,烟就垂下?#35805;搿?#28966;?#24688;?#30528;急、无处发泄的心情,因为那一口烟而展露无遗。“这些细节全都在剧本里。”王劲松说,包括王蒲忱划火柴,火柴熄灭时有一?#33970;蹋?#29579;蒲忱把它深深吸到身体里,这都是剧本上的内容。“我个人几乎不可能?#24615;?#22810;的突破和创造,只能尽可能再现它。”王劲松记得,导演孔?#26174;?#25293;摄这场戏时不?#31995;?#25972;光位,只为清晰再现剧本所描述的“火柴熄灭,黑夜中一缕青烟冒出来”。

“你要跟着整个队伍往前,跟不上别人,会把平均分拉低”

王劲松第一次见到刘和平,是在2005年年底《大明王朝1566》开机前。他记得,刘和平首先要求演员不要再读剧本以外的资料或书籍,因为很多书对同一段历史、同一个人物有不同解?#31890;?#32780;拍摄时大家必须首先达成某种?#24425;丁?/span>

如果对自己的角色有疑问,怎么办?请教在剧组坐镇的刘和平。按照王劲松的说法,“一杯茶、一支烟,他在那,解读一?#34892;?#30097;、一切困惑”。王劲松在《大明王朝1566》中扮演贪污受贿却对身边人重情重义、最后装疯卖傻的太监杨金水。王劲松记得,关于杨金水的疯,到?#20934;?#20998;真几分假,自己请教了刘和平一个下午。

在《大明王朝1566》中,王劲松大概有100场戏,至今他都记得每场戏自己是怎么准备、怎么演的。印象深刻,是因为“全剧组没有一个人不认真,没有一个人掉以轻?#27169;?#22823;家所有精力全部用在?#21335;?#19978;。那种专注认真,现在很?#35328;?#26377;”。比如开拍前,大家试妆极其细致,一天至多试两个人。“头套要求发际线由疏至密,自然不呆板。这一点,迄今我看见的古装戏头套,没有?#26085;?#37096;戏做得更好的。”每晚拍摄结束,“没人出门游玩、约酒约饭,导演要带着演员读剧本,第二天有戏的演员必须参加,通读要拍摄的内容,各说各的台词,导演提要求,演员说想法”。王劲松记得,当年每天?#23637;?#21518;,演员?#20146;?#30340;宾馆特别安静,因为每个人都在踏踏实实准备明天的戏,“大?#26885;?#25252;的是职业的尊严”。

拍摄现场更是安静。“静得吓人。所有人进入摄影棚都会踮着脚尖走路,能大声说话的只?#24615;?#28436;戏的演员。”拍摄时,不光演员对剧本了然于?#27169;?#22312;王劲松看来,当年剧组所有工作人员都对每场戏一清二楚。“有位临时演员在现场紧张,总是忘记台词,站在他身边的灯光师忍不住用湖南话给他提词,竟然一字不差。”

拍摄《大明王朝1566》时,是王劲松第二次和导演张黎合作。两人第一次合作,是在《锦衣卫》剧组,王劲松饰演?#23454;?#26417;由检。在王劲松的印象里,“黎叔?#21335;?#26368;?#23637;?#30340;是演员,他几乎没对演员大声过,总是悠悠的一句话、淡淡的一个笑,但他在现场,整个剧组都是踏实的”。

张黎还有一个特点,那就是他会打破演员的固有思维。在王劲松看来,这就像盖房子,“以前你已经盖好一栋房子,他很可能会告诉你有面墙不合适拆了吧,而?#19968;?#19981;断鼓励你拆了会更好”。

在拍摄《锦衣卫》时,有场戏王劲松最初想不通:朱由检派一个锦衣卫去执行秘密任务,对方临行前,朱由检摆了一桌宴席。然而,他不是给人家许诺高官厚禄,而是历数其种种罪状,一步步将其?#39057;健?#25105;没有颜面面?#38405;悖?#25105;死给你看”的地步,朱由检才话锋一转说:“你先把这个事情做完,看看你还行不行!”

王劲松琢磨不透为?#25105;?#36825;样?#27169;艺?#40654;?#25945;幀?#24352;黎说:“这是全剧最好的一场,你琢磨琢磨。”王劲松冥思苦想,最终明?#20303;?#21476;人和现代人思维方式不同,古人重名节轻生死”。顿悟的他在拍摄时,见锦衣卫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他端着杯子看着,没喝,放下了。张黎在一旁卷着剧本拍?#28304;?#36807;了?#20445;?#20043;后走到王劲松身后,敲了一下他,说:?#23433;淮恚?#23545;了。”

在王劲松的印象里,“准备得还行,挺好”算是张黎给演员很高的评价。“他永远不会告诉你什么是最好的,再怎么准备他都会告诉你还有更好的。”在这样的要求下,演员自然会有压力,但王劲松觉得,“没有压力怎么往前走?你要?#35889;?#33258;己跟着整个队伍往前,你如果跟不上别人,会把平均分拉低”。

所以拍摄《大明王朝1566》时,每个演员都很拼。比如王劲松有一场戏,先是在寒风中被浇了12桶冷水,又被从头到脚扎了40多根银针。晚上?#23637;?#21518;他开始发高烧,于是?#20302;?#24320;车出去挂了一瓶水,?#26174;?#22825;亮前回来接着睡。“有人会说演员夏天穿棉袄、冬天穿衬衣,很苦,但我并不觉得这可以称之为苦。铸造车间的工人,钢水出炉多少度?难道夏天就不出炉了吗?人家也在工作啊。”

“表演入门之后,会发现越来越难,甚至越来越?#24535;濉?/b>

《大明王朝1566》中有一场戏,就是杨金水随吕芳老祖宗一身布衣出城去南京守灵,要下河蹚到齐腰深的水里。拍完两年,王劲松始终放不下。很多观众觉得这场戏王劲松演得好。但做后期时,王劲松在机房看到张黎,张黎说,自己剪了半天,想用各种?#38469;?#25163;段让这场戏不掉分。王劲松听了特别自责,此后两年,他没事就在脑子里过这场戏的人物关系、台词、动作、情感起伏……“两年后我终于有了一个能说服自己的完整的表演方案,可谁又能给?#19968;?#20250;重新演一遍?”

作为演员,常会面对这样的遗憾。比如在拍摄《大军师司马懿》时,王劲松扮演的荀彧有一场弹琴的戏。他不会弹,所以?#20302;?#20174;他肩膀滑过,观众只看到他的?#31181;?#25320;弄了两下。王劲松常想:“我要是会弹,多好啊。”

和一些?#19981;?#32473;自己加戏的演员不同,王劲松有时会给自己删戏。比如拍摄?#25087;?#22312;魏王府建好后让杨修解字那场戏时,原剧本中荀彧是在场的,但王劲松觉得不对。“他反对?#25087;?#31216;王,又和他一同进府,这解释不通。”王劲松和导演张永新商量,两人最?#31449;?#23450;改成荀彧告病在家。

拍摄《大军师司马懿》,是王劲松第一次和张永新合作,“但我们彼此的信?#31283;?#21487;以迅速建立,因为他给我的人物解释我是接受的。而且我能看出,他做了大量案头准备工作”。王劲松对张永新的欣赏,源自两个认真的人的?#24066;?#30456;惜。《大军师司马懿》开拍前,王劲松特意去了趟徐州博物馆,看了那里所有的汉代玉器,把它们的纹饰、工艺特征都记在心里。

王劲松记得,在张永新这个“内心极其浪漫”“韧性特别好”“特别善于打?#24535;?#25112;”的?#25226;?#32773;型导演”的带领下,《大军师司马懿》剧组被评为“横店模范摄?#35889;欏薄!?#22823;?#39029;?#39277;的时候都会讨论戏,有?#26412;按?#22909;?#21496;?#24471;不合?#31034;?#19981;拍了,宁愿再做修改。这在其他剧组几乎不可能。”

《大军师司马懿》拍摄历时333天,被人称作“几百人用一年时间磨一部戏”。

这种“磨?#20445;?#20960;乎渗透了每个细节:大?#20197;?#25293;摄现场关于剧本的讨论,可以量化到标点符号,语气助?#35270;?#19968;个?#25226;健被?#26159;用一个“咿”、用一个“嗯?#34987;?#26159;用一个“啊?#20445;?#29978;至一句台词的?#36136;?#37117;要反复斟酌。剧组的文?#20998;?#35782;团?#24433;?#25324;几十位专家、三国研究者以及民间发烧?#36873;?#22823;到当时洛阳的建筑形制,小到饮食习惯、婚丧嫁娶风俗,甚至一串五铢钱有多少个,点什么样的蜡烛、蜡烛以动物油为主还是?#21442;?#27833;为主、和今天的蜡烛有什么区别,这些问题都要一一推敲。另外,由于剧中出现了大量诗词歌?#24120;?#21095;中人一旦?#21019;?#23383;怎么办?经道具部门考证,三国时期纸张与竹简共用,剧中?#25087;?#31561;人在竹简上修改错字所用的竹刀,正是剧组参照?#35805;?#20986;土的竹刀实物一比一复原制作的。 

身在这样的创作氛围,几乎每个演员都竭尽全力。张永新就和扮演?#25087;?#30340;于和伟在现场碰撞出这样一场戏:?#25087;?#36793;吃饭边审案,面片掉在身上,他直接捡起放到嘴里。吃到碗里只剩些?#24615;?#20182;很自然地一伸手,旁人马?#31995;?#20102;些水,?#25087;?#25226;碗?#20301;危?#23601;着水把?#24615;?#20960;口喝下。 

之所?#28304;?#20316;这样一个细节,源于张永新他们在查阅资料时发现,历史?#21335;?#25152;记载的?#25087;?#26159;一个生性俭朴之人。“他家里挂的幔帐长达11年不换,一洗再洗,洗得变?#25628;?#33394;。他?#38469;?#23478;中女眷谁也不许戴?#36164;危?#20799;媳戴了?#36164;危?#30452;接被他休了。?#25087;?#36825;一面,在以往影视作品中往往被忽视,然而对我们而言却是可以延展的戏剧空间。”张永新在接?#25087;?#35775;时说。

而王劲松对自己扮演的荀彧常常会有这样细致入微的考量:“我看?#24230;?#22269;志》的注解,说?#25087;?#36865;给荀彧一个空食盒,最终荀彧郁闷而死。到底是一个怎样的食盒?后来我查到马王堆出土的一个‘君幸?#22330;?#26159;一个六棱的大红漆漆盒,于是我建议剧组取‘君幸?#22330;?#30340;造型做个三层盒?#21360;!?#22312;王劲松看来,之所以是三层,是因为从荀彧出仕到他死正好是30年。为什么是空的?意指对荀彧而言,?#21512;?#24093;的俸禄没有了,再吃就是曹家的俸禄了。

现在来看,王劲松觉得自己扮演的荀彧人物层?#20301;?#19981;够丰满。“剧中没有表现他作为丈夫、作为?#30422;?#30340;一面,没有他的家庭生活,因此你很难相信他是一个真正活着的人。” 

正因常常?#27492;跡?#29579;劲松有种?#20889;ィ?#34920;演入门之后,会发现越来越难,甚至越来越?#24535;濉!?#20320;想得越远,你越达不到;你想得越深,给自己带来的难度就越大。所以我们上学的时候,老师经常说,表演是一个殿堂、一个庙宇,你要时刻保持庄重和圣洁的感觉。现在呢,往往娱乐性太强了。”


王劲松  一个职?#31561;?#26524;没有压力,必然会被别人所不齿

《新周刊》?#21495;南?#26102;你看重剧本与团?#21360;?#24590;样的剧本可以打动你?

王劲松:一个剧本的结构和人物关系是否合理,你要往下看?#25293;?#30693;道,但文字的功力在前500个?#24535;?#20250;知道,你能看出编剧对文字的驾驭能力。另外,一个好编剧要能输出思想性的东西,而不是追着别人后面去模仿。

《新周刊》:这些年为完成角色,你会做哪些准备?

王劲松:要了解背景,了解每一组人物关系,还要借鉴很多东西,但借鉴属于长期的积累。你把所有积累放在心里,它们就像你的仓库,需要时你可以把这些积累按类别拿出来使用。

《新周刊》:和同样优秀的演员对戏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

王劲松:他会更加真实地推?#25293;?#24448;前走,让你觉得把内心的情感倾注到他身上是安全的。

《新周刊》:你会经常回过头来琢磨自己演过的角色吗?

王劲松:对,专业上的得失一定是回头看?#25293;?#30475;清楚。因为在拍摄现场,你会有表演的冲动、表演的欲望,还会有很多客观条件制约,你不会很清楚地知道哪种才是最好的表演方式,所以一定要回头看。

《新周刊》:你的表演方式是克制的,被评价为“于无声处惊?#20303;薄?#20026;什么采取这样的方式?

王劲松:就像中国画一样,画满了非常丑。其实不光表演如此,任何一个艺术学院的教学理念当中,留白都是很重要的一点。

《新周刊》:你说表演入门之后,会发现越来越难,甚至会觉?#27599;志濉?#20026;什么?

王劲松:你从轻慢地?#36816;?#34920;演),到慎重地?#36816;?#21040;像膜拜一样?#36816;?#36825;是一个心理过程。当你膜拜这个职业时,就会觉得它越来越难,就会觉得你走不动了。表演对演员来说不是一个曲线或者直线的爬升,而是一个台阶式爬升,它也会有平台期。当你在平台期受阻时,你会觉?#32654;?#38590;重重,甚至会觉得你的表演在退步。只有熬过这些你?#25293;?#20877;往前走。

《新周刊》:你在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到了平台期?

王劲松:平台期不是一个固定的时间,它可能在某个剧也可能在某场戏里出现。作为创作者,你会隐隐感觉到它的存在。那时你会拼命找各种办法让自己安全。

《新周刊》:遭遇平台期,会不会压力很大?

王劲松?#32791;?#20010;职?#24471;?#26377;压力?一个职?#31561;?#26524;没有压力,它必然会被别人所不齿。

《新周刊》:演员这个职业?#38405;?#26469;说最大的魅力在于什么?

王劲松:你可以走进不同时代,在各种不同的?#26494;?#20013;体会酸甜苦辣。


扫描二维码下载App可阅读全文
0个人收藏
广告
王中王四肖中特王跑狗图
哪个计划软件比较好用 篮球4大基本战术 神圣计划软件怎么样 龙虎玩法 重庆时时五星基本走势 加拿大28双组合 幸运28无敌刷钱模式 11选5如何稳赚 时时彩后3稳赚技巧 澳门买大小心得